【热点】 mba报考条件 上海mba 北京mba 广州mba 招生简章 报名时间 学费 emba与mpacc有什么区别 emba

审计专硕在家人眼中是不务正业的工作?不仅累钱还少,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去做?

身边的人对审计专硕有着不同的看法,而且大部分是偏向负面的,审计的工作在网上爆出来的基本都是累,而且钱还少,那么到底为什么还让这么多人趋之若鹜呢?
 
负面误解一般的观点是认为审计干的全都是得罪人的活,被人恨得牙根痒痒,指不定哪天就会有人对我打黑枪。
 
还有一种则是积极误解,比如以为审计就是大把大把的金钱,大把大把的权力,看谁不着调就审谁,看谁不顺眼就算计谁。这两种观点都是不准确的。
 
其实这些误解也都可以理解:与每个人或多或少都能接触到的医师、教师这类职业相比,审计师就像是空中楼阁。毕竟,如果单纯按数量来算的话,那么80%的经济实体不需要被审计,90%以上的人不需要和审计师打交道。
 
所以就从以下四个方面,谈谈我对审计的粗浅理解: 职业初识、行业简史、事业选择、待业杂谈
 
一、 职业初识审计三大类:内部审计、政府审计、独立审计
 
无论是哪类审计,通俗来说,都是“查账”——审计审计,“审问会计”:帐做的对不对、真不真、re不re?但是开篇提到的两种误解,我觉着要和审计的这三种分类有关系:“有很多很多权力”的,那叫政府审计。
 
上级下个红头文件,下级就得交账本、交凭证,交晚了交慢了都不行,这背后是国家权威做支持的。中央有审计署、省级有审计厅、市里边有审计局,有些国企里边还有国资委直接领导的审计监察部……“会得罪人”的,大概是企业内部审计。
 
车间主任老王多报了个饭票,被内部审计揪出来示众;监控到财务某个流程有问题,马上给管理层打小报告;我实习的时候还见过某家企业的审计监察部,有专门查人在办公室抽烟的职责,查到一次扣50。
 
内审和外审不一样,外审来转一圈拿到足够的审计证据就走了,内审则是一个单位的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得罪人的事干多了,你说会不会有人打黑枪?而事务所的审计,也就是通常说的外部审计、社会审计、独立审计、注册会计师审计。(好多专有名词,都是指我的这个活)
 
首先,事务所作为社会企业,是没有国家权威的。企业财务给我账本,是合作配合,而不是服从命令,给我的不及时、不完整,我还得好言相催,而不是“不老实办它!”其次,事务所作为乙方,是审计服务的受托方,是收钱的。
 
这里可能有一个问题:“我的企业还用你审?我让你来审我,还得给你钱?”没错,是的,原因就是“在市场经济不断发展下,企业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也就是说,管企业的人(管理层,包括财务人员),和企业的拥有者(股东),不是一伙的了,所以管理层极有可能坑股东(典型的就是上市公司,因此上市公司必被审)。这也是为什么事务所审计不为大众所了解的原因,因为绝大多数的企业还没发展到“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不需要事务所审计。最后,无论是哪一类审计,还是有一些共同点的,其中之一就是运用一定的手段和措施,进行检查和调整,保证财务数据的真实可靠、保证报表准确的反映企业真实经营状况,保证每个科目的CEAVOP。
 
(这个是技术层面的问题,我还没学好,在此不敢多谈。)职业尊严:做一片干净的雪花像医生、老师这类职业,在工作中利用自己掌握的专业知识,不需要向客户(患者、学生)吹嘘、兜售什么,所以他们的工作受人尊重:白衣天使、医者仁心、春风化雨、循循善诱。这也是为什么每当这些行业出现问题,会格外令人气愤。审计亦然。“德艺双馨”的审计师,会受人敬仰;但“有才无德”的行业蛀虫,也会加倍遭受唾弃。
 
财务造假,审计不足,这些问题由来已久。从中天勤的“银广厦”,到德勤的“科龙门”,以及“五大变四大”的“安然事件”(推荐纪录片《安然:房间里最聪明的人》)靠法律准则来规范行为的效果终究有限: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报表制作者有足够的造假方法,审计人员则有更高审计手段;审计人员有冠冕堂皇的作弊理由,监管部门则有更有效的突击搜查;针对监管部门的规则,报表制作者又会想出更多的方法规避,如此往复,恶性循环。孙含晖老师在《让数字说话》一书中,提出引入保险公司作为被审计单位和会计事务所的中介。保险公司对财务报表的错报风险担保,聘用事务所对客户公司进行审计。
 
这样一来,避免管理层与事务所的直接利益关系。但这样也会出现一个问题,管理层和事务所联起手来,坑保险公司骗保怎么办?行业的风气当然是常年累月各种问题的叠加,但是问题总是出在人身上。只要经济活动的每位参与者,能够真正秉承法律和准则中的精神和价值观。从自己的每一次经济行为做起,相信我们都有美好的未来:企业是实实在在的搞经营,会计兢兢业业的做报表,审计负责鉴证背书,监管部门做好政策保障兜底。不信但看檐前水,点点滴滴在旧窝。归根结底,审计师是个以技艺为资产、以信用为通货的职业。以自己的精湛“审术”、荣誉担当,来为企业财报“下针下药”、“救死扶伤”。希望有一天,我们也不再被叫作“审计员审计师”,而叫“审计天使”,“审者仁心”。因为曾经的中国注册会计师,也是民族的脊梁。
 
 
二、 行业简史
 
1、 中国“四大”早在民国时期,中国审计行业,就有我们的“民族之光”:徐永祚会计师事务所、潘序伦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奚玉书的公信会计师事务所,以及谢霖创办的正则会计师事务所。如张连起老师所述,当时的“四大”,大的不是规模,比如立信,长期只有包括潘先生在内的7个人。言“大”者,当有大师焉。
 
“四大”领袖,既是实务家,也是著述家,又是教育家。他们的眉宇间,多有独立的气韵,他们的身上,少有商人的影子,多有文人的风骨。解放初期,“四大”的业务被立信事务所的顾准老先生延揽(顾准老先生是潘序伦的学生,也是经济泰斗吴敬琏的老师),为新中国经济建设做出巨大贡献。但随着计划经济的推行,审计行业也就日益式微(前文提到,审计、注会,是市场经济发展的产物)。
 
改革开放前的历史就不多谈了,我最有感触的一段历史是关于顾准老先生的。张连起老师的《左数字右人文》,还有吴晓波的《跌荡一百年》书中都有提到,包括其本人写的《顾准日记》。这段故事,每每重新提起,都催人泪下。
 
改革开放后,引入大量的外商投资,企业迅速增加,公司集团也越来越规模化。这也就催生了事务所的再生和发展:1980年1月1日上海会计师事务所率先成立;1980年12月,财政部颁发了《关于成立会计顾问处的暂行规定》,注册会计师制度重新建立;1986年7月,国务院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注册会计师条例》,逐步法制化;1988年11月,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在北京成立(对!就是现在那个每年都印新教材的注协);1991年12月,首次注册会计师统一考试在全国各地举行;1996年、1997年,第一、第二批中国独立审计准则分别开始实施行。至此,我国审计行业已进入实施自我管理、蓬勃发展的新时期。
 
21世纪之后的事可能大家都知道了:2001年前后上市公司造假盛行,“银广厦事件”,国内事务所注会的不勤勉尽职,备受指责。“国际四大”成为监管层的宠儿。
 
2、 国际“四大”坊间传闻,当年的四大对应届生来说是“神一样的存在”:高薪、外企,出差打飞的,酒店香格里。但是现在似乎江河日下,泯然成众,不再是很多人的第一选择。solo对线,应该对不过那些“麦府BB大小摩、中金中信中平安、字节快手BAT”。但是在审计市场,PEKD四家还是保持着行业领先,国内的近乎全部上市金融机构、港股上市公司、海外上市公司,都是这四家的客户(原来是5家,2002年Andersen因为安然事件垮了。
Andersen大中华区的业务大部分并给了P记,这也是现在P记最大的原因之一)至于为什么四家独秀,我觉着还是必然性和偶然性的结合:必然性:去看看四家的历史起源和全球规模,就知道四大还是非常有两把刷子的。四家的历史都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20世纪初是什么概念呢?是清光绪年间,是任人宰割的旧中国时期,是现在90后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还未出生的年代。四大从那时发展到现在,都有百余年的历史。家家都有100多个国家的成员所,几十万的员工,几百亿美元的全球收入,一以贯之的品牌。
 
这必然是和靠谱的业务能力、优秀的管理人才、先进的管理经验相挂钩。偶然性:2001年末的“A股补充审计”事件,曾闹得沸沸扬扬。虽然不到两月就夭折了,但是可以看出当时监管层对外资所的大力支持,甚至不惜使用强制行政性指令干预市场竞争。这和中国的历史际遇分不开,轰轰烈烈的改革开放大旗飘扬、审计行业的历史断层、市场经济的野蛮生长、国内准则和国际准则的脱轨,这些都不得不要求监管层引入成熟、先进的审计方法和技术准则。在加上四大的政府公关做得好,自然获得绝无仅有的发展机遇。(有点像汽车界的奥迪:开拓市场,先拿到官家的背书)
 
 
三、 事业选择
 
实习经历毕业之前,我做过的“事业”大概有这么几个:K12教育(去初高中辅导班兼职)、星级酒店餐饮(去饭店当小时工刷盘子)、2C点对点营销(大街上发广告传单)、省部级事业单位行政管理(学校办公室勤工俭学给老师打杂),以及律所(这个是真的,一家北京的知产律所),会计事务所,和咨询公司。毕业之际,可选择的,其实也就后边这两个。前边经历当然也很宝贵不过也很辛酸哈哈哈。
 
我在管理咨询的实习只有3个月,虽然经历过两个大项目,但我清楚的知道,我所了解的八成是皮毛,另外两成连皮毛都算不上。不得不说,战略咨询比财务审计更加吸引人。很难想象,一个还没毕业的实习小朋友,去和市值接近百亿的上市公司副总,面对面的进行战略访谈;每天做的工作,是关系到大型地方国企未来五年十年的实地战略规划草案;某地政府的前期十四五规划,就在眼前,直接影响这座500万人口千亿GDP的城市产业发展政策。当然可以说这是宏观层面的问题,不会影响到具体某个人,而具体到每个人才是我们真正关心的。但我所理解的“影响力”是,往宏大处想,往细微处做,大事做得精细,小事做得气派。平常事,平常心,非常事,平常事。
 
我的选择后来事务所面试的时候,par问我的问题就是,如果advisory和audit都给你offer,你会选择哪个?我当然不傻,我报的就是审计,面我的par也是审计line,只要不是脑子冒泡,我应该知道我要回答选审计。并且我确实真心想选审计。从审计和咨询联系来说,它们都属于商务服务行业,都是乙方,都是需要利用自己的知识储备和专业判断来为客户解决实际问题。这当然和我过去的实习经历相契合,我也希望进入劳动强度更大的乙方,学到见到更多,实现更快速的成长;其次,从审计和咨询的区别来说,咨询偏宏观,审计偏微观;审计更务实,咨询更务虚(我还记得当时我的par笑了,她大概以为我在diss咨询哈哈哈)。
 
然后我又说,当然务虚绝对不是贬义词(真的不是,高层也经常开务虚会),但我觉着微观的、务实的工作对我来说更容易找到抓手。就比如审计,我去跑银行做函证,我清楚地知道这项工作是为了证明我们资债表上货币资金的存在性而做,是保证审计完整链条的一环(这半句我美化了,当时应该说的是大白话);最后,基于对这两个行业区别和联系的认识和思考,以及我本身性格偏向细致细节的特点,我认为我更适合做审计。所以我选审计。其实,还有一点我藏着没说,就是我太弱了,我觉着真正干好咨询更难。
 
与“财务报表错报风险”无关的“经营风险”,审计师不会再进一步关注,而咨询师则通盘考虑。做咨询,是要懂业务又要懂财务的,既要理得清现金流,还能分得清产品线,还得搞好逻辑呈现。不能说,“这个净资产目标我要找我们财务专家确认一下”——你自己就应该是那个财务专家。当时我咨询实习的boss合伙人吃饭时候讲,干咨询就是把你扔进大海里,多喝两口水就会游泳了。
 
确实如此,瀚如烟海的文件数据,搜集输入、整合输出、逻辑表达、删减呈现,高强度的访谈,高密度的会议。我怕我还没学会游泳就被呛死。当然,世人皆弱。只不过是有些人更会伪装,用“知识、思维、经验”伪装,用“气场、气质”甚至是“穿着、眼神、言谈举止”、包括家庭出身,来进行伪装。我现在还没有学会伪装,如果说“伪装”太难听的话,那就是我还没有学会武装。我希望自己先准备准备:小切口、深挖掘。我也希望那一天早日到来:有一天,我准备好了,全副武装,武装到牙齿。江湖再会。
 
 
四、 待业杂谈
 
关于未来关于行业层面的思考,我还差得太远。我也深知,很多问题一定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不过可能也没有那么复杂。说到底,审计也是360行中的一行。(更有可能是3600行)。一门手艺,数数你家里有多少豆子(bean-counter),混口饭,如此而已。这行没有那么高大上,但也绝不低下贱。‍‍关于‍‍职业层面的讨论,‍‍也多少有些‍‍吹牛不上税的感觉,‍‍而我只是一个‍‍还没上道儿的‍‍小朋友。‍‍还有很多的书要读,‍‍还有很多东西要学:CPA知识不全,‍‍Excel技‍艺不精,英语‍‍口语不好,‍‍普通话的山东味十足;不够knowledgeable,不够technical,不知道re不re,也不知道tie不tie。‍可是我相信,‍‍一切总会好起来的。
研之家

院校信息直达


招生简章 历年分数线 学费情况 录取人数 复试时间 提前面试

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发送给你所选院校信息,请注意接听老师电话

热门简章

更多